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“厲行淵!!!”

凄厲的慘叫聲,在耳邊炸響之后,厲行淵蹙眉抬手輕輕揮了揮,說了句:“吵得要死。”

那聲音忽然就變得遙遠且縹緲起來。

“我等著看你害死葉芷萌的那一天,我等著!!”那聲音充滿了被滅亡前的不甘。

“你會被她拋棄,她從骨子里對你就沖滿了怨懟和恨意,如果不是因為聞馳她不會和你結婚的!”

厲行淵忽然嗤笑一聲:“你沒聽過我失蹤后,我老婆發給我的語音吧?”

回應他的是更加遙遠的慘叫。

“她愛我,孩子們也愛我,我不會被她們拋棄,我會很快痊愈回家和她們團聚,而你......”厲行淵滿臉譏諷,“一個根本就不存在的東西,因為我的恐懼而生,現在我不再恐懼,而你也會永遠消失不復存在。”

“不......不!!!”

世界在下一瞬歸于安靜。

厲行淵躺下來,長長的吐出一口氣。

好像不需要裴準再額外評估了,他可以回家了。

厲行淵這么想著。

以后,就再也不用和老婆、孩子們分開了。

從他作死的選擇要聯姻開始。

他和她似乎就在不斷的分開。

離別太苦。

他喜歡吃甜的,這輩子都不要再吃苦了。

*

又是一年期末。

公告欄前人來人往。

這半年個子躥了一截,看起來越發亭亭玉立的季悠同學,站在公告欄前。

這學期她的時間用在畫畫上更多,所以成績嘛......娃娃站在她身邊,在全年級組第9名找到了季悠兩個字。

“哇,我也太厲害了吧?摸魚一學期,考了全年級第九呢!”沒等娃娃說話,季悠就笑哈哈的拍著心口自夸起來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