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“什么人!”

男人身后的保鏢,立馬把手放到了后腰,兇神惡煞的沖季悠呵斥。

季悠回神。

不慌不忙的縮回去,然后抱著她的速寫本,從另外一邊的臺階走下去。

恰好這時,外面的師父們聽到聲音。

急匆匆的趕過來。

“誤會!誤會!”見到基友,管事的師父立馬沖到前面來,“這位小姐是我們寺里的香客......”

然后又看向季悠:“季小姐,您這是......”

“畫畫。”季悠拍了拍自己的速寫本,她和管事的和尚也很熟了,用手掩著嘴,小小聲的和和尚說,“畫太久了,趴在后頭睡著了。”

管事的和尚:“......”

真是小祖宗喂!

他沖季悠打手勢,讓她快溜。

季悠大搖大擺的走了。

跨出門檻的時候,余光看了一眼剛才的男人。

他已經起來了。

走到了香爐前,將燃燒的線香插進了香爐中。

季悠掃過他骨節分明的大手,蕪湖,這手可真好看。

日子就這樣悠閑的過著。

滬市那邊已經開始冷了。

季悠早起和父母通了視頻電話,爸爸嘮嘮叨叨的讓她添衣。

可南方這邊,除了早晚有些涼爽,白天還得穿短袖。

掛了視頻。

季悠去齋堂拿了一個饅頭,抱著她的速寫本,吭哧吭哧去了很偏遠的一座神殿。

神殿里有一位藏地來的師父,是畫唐卡的高手,正在幫忙修復神殿里的壁畫。

季悠磨了大半個月,師父才同意帶著她一起,順便教她。

酣暢淋漓的忙了一天。

臨走的時候,師父卻說:“明天不用來了。”

季悠怔了怔:“為什么?我今天做得挺好的啊,您夸了我16次!”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