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季悠說了聲謝謝。

坐下來的時候,腦子里就一個念頭,聲音和長相嚴重符合。

徐嘉燕吃了一口齋飯,覺得難吃得簡直要吐了。

視線下意識,又望向顧辭的座位。

然后差點炸了。

剛才那個臟鬼,居然坐到了顧辭對面!!

徐嘉燕任務認可,立馬起身朝著那邊走過去。

“這位小姐,這里不能坐!”

季悠的飯都快放進嘴里了,此時此刻,誰惹她誰真的就要自認倒霉了。

“為什么不能?”

季悠:“?”

等會兒,她沒說話啊?

季悠勺子里冒高高的一勺子飯,抬眼看向對面說話的男人。

“表哥,大家知道你傷心,都不敢來打擾你!”徐嘉燕眼睛頓時紅了,“她渾身臟兮兮的,也不知道哪里來的流浪漢,萬一身上有傳染病怎么辦?”

季悠輕輕的吧勺子一放。

側目看向徐嘉燕。

剛剛季悠沒和徐嘉燕起沖突,徐嘉燕只當她是怕了自己,又直接瞪回去。

“大姐,你腦子沒事兒吧?”季悠頗為厭煩的開口,“你見過我這么漂亮的流浪漢嗎?”

徐嘉燕:“???”

“你快別擔心我有沒有傳染病吧,你看起來倒像是病得不輕的樣子!”

徐嘉燕的臉瞬間漲得通紅:“你個死窮鬼,誰說病得不輕呢?”

“你。”季悠指她。

曾祖母說了,指人很不禮貌。

她指得很用力。

“你看起來像得了瘋病,不然也不會突然跑到陌生人面前吠。”

她說話聲音不大聲。

一副我在和你講道理的樣子,并且我十分有理有據的樣子。

顧辭坐在她對面看著,嘴角輕輕勾了起來,眼底的笑意也很深。

“你!!”徐嘉燕忽然就抬起了巴掌。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