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還是季弈和娃娃。

顧辭爺爺剛走,有三年的孝期。

婚禮這天。

秀山湖里里外外都喜氣洋洋的。

季天心從婚禮開始籌備的時候,氣色就一日比一日的好。

也愿意配合家庭醫生的治療。

顧辭更是三天兩頭的往秀山湖跑,他每次來季天心都很開心。

私下里還和葉芷萌說。

“我就是跟閻王爺打一架,也得活過這三年,看著阿辭和幼幼辦婚禮!”

盛大的婚禮舉行完。

在秀山湖里還有一個派對。

閃閃喝得有些多,季悠叫人把她抗回了屋子里歇著。

正準備繼續招待賓客的時候。

有人叫住了她。

“季悠。”

她一怔,轉身看向一身西裝筆挺的青年。

“你來啦。”

“季弈邀請我了。”鹿鳴看著她,“我從有道出來了,之前那個未婚妻,實際上是我的合作伙伴......”

“嗯,媽咪和我說過了。”季悠坦然的點頭。

鹿鳴眼眶微微紅了一下:“你之前經常去看我的父母,我也聽說了。”

“嗯......怎么說呢,你是因為我爸爸才背井離鄉的,我爸爸又是為了我,我沒什么能為你做的,偶爾去看看你父母,是應該的。”

看著季悠坦然的目光。

鹿鳴的心狠狠的揪在了一起。

他已經聽說了,季悠訂婚了。

“我錯過你了,對嗎?”鹿鳴哽咽著問。

季悠看著他。

小時候的事情久遠,但多少她還是記得的。

懵懵懂懂的年齡。

不懂得什么是喜歡。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