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江笑笑正和朱寶麗研究胎兒發育的書,突然手機新聞播報,陳瑤露自殺的消息。

她愣了一下,手里的書滑下去。

“陳瑤露?好熟悉的名字。”朱寶麗說。

江笑笑喃喃地道:“當然熟悉了,沈琳悅的繼母,沈墨白的母親。也是曾經,害我公公和遲女士離婚的禍首之一。”

前幾天,她還約了大叔見面。

這才幾天,怎么就自殺了?

“喂,琳悅。”

手機響了,是沈琳悅的來電。

“笑笑,你知道唐震霆跟陳瑤露見面,聊了什么嗎?”

“不知道,我剛聽到新聞,說她自殺了。她……”

“本來我不想管的,可是我爸非要讓我問問,是不是很癡情?很可笑?”沈琳悅嗤笑說。

江笑笑訕笑。

她知道沈振洪被陳瑤露下藥,昏迷不醒差點成植物人的事。

沒想到醒來后還是癡心不改,依然關心陳瑤露。

“震霆回來,我幫你問問。”

“好,麻煩你了。”

沈琳悅掛斷電話。

江笑笑嘆了口氣。

朱寶麗問:“怎么了?”

“沒事,我們繼續看書。”

江笑笑聳肩,跟她繼續看書。

不過唐震霆回來,她還是把沈琳悅給她打電話的事,告訴唐震霆。

唐震霆沉默了一會,說:“她提了一個要求,如果她死了,希望能葬在我父親身邊。旁邊的墓地早些年就被賣出去了,我沒想到買的人,居然會是她?”

更沒想到,她會這么快死。

“所以,她希望你能幫她下葬?”江笑笑驚訝。

唐震霆點了點頭。

“我想,她既然選擇自殺,肯定是已經做好安排,讓人把她下葬。可是她有兒子,沈墨白還在,如果沈墨白反對,那些人也沒有辦法。聽琳悅的意思,沈振洪未必同意讓她葬在我父親旁邊。”

“肯定的,放誰也不能同意。”江笑笑說。

沈振洪這一輩子,為了陳瑤露拋妻棄子,跟自己的女兒離心。

甚至還不惜用自己的身體做賭注,結果輸得一塌糊涂。

陳瑤露至死,愛的人都是唐雪笙。

哪怕是給他生了兒子,哪怕是跟他生活了二十多年,都沒有產生一點愛意。

如果連死了都要答應她,讓她葬在唐雪笙身邊,他怎么甘心?

陳瑤露或許也想到這一點,所以才找了唐震霆。

“你要幫她嗎?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