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我跟在師父身后,帶著一大群人走進了這幢別墅里,發現在別墅的院子中,只有一身嫁衣的新娘以及一個伴娘站在院子中間等待我們來迎親。

  看到這一幕后,在場的所有人包括我都愣住了,于是我小聲對劉文刀問道:

  “師父,我們這邊來了這么多人,他們怎么就只有新娘自己在?其他人呢?”

  劉文刀則笑了笑說道:

  “不用在意細節,這次來我就是把她給娶回家的,其他人都不重要。”

  于是劉文刀笑著走了過去,將還蓋著紅蓋頭的新娘背在了背上,朝著停在別墅大門口的婚車走去。

  我見此連忙提前跑出去打開了車門。

  我本以為我們遠道而來,對方會有熱烈歡迎,沒想到卻是這種待遇,不過只要我師父他高興就好,正如他剛剛所說的話,其他人都不重要。

  就在我關好車門,準備去副駕駛里面坐下后,突然有人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。

  我回過頭一看,拽住我的人正是郭文娟。

  “師兄,你先別著急上車,我有事要問你。”郭文娟看著我問道。

  于是我跟著郭文娟走到了一旁,這時郭文娟才看著我小聲問道:

  “師兄,咱師母這一家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感覺他們好像不太歡迎我們來迎親。”

  “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師父成功把師母給接回去了。”我說道。

  郭文娟又接著問道:

  “我總覺得不太對勁。”

  “回去再說。”于是我招呼郭文娟等人趕緊上車。

  所有人上車后,車隊按照來時的路線開始返回。

  一路上,新娘就這么和我師父坐在后面一言不發,弄的我也沒辦法開口,這兩個多小時簡直是如坐針氈。

  好不容易熬到谷谷縣,車子剛停下,我趕緊幫他們開門師父扶著師母從婚車上面下來,周圍圍滿了人,他笑著跟大家打招呼后,便走進了棺材鋪。

  讓我沒有想到的事,我師父和師母倆人的成親儀式居然是在棺材鋪的后院舉行的,負責主持這一次婚禮的正是秦老,一個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婚禮儀式結束,師父劉文刀便帶著師母進入了洞房。

  婚禮匆匆結束后,人群也逐漸散去。

  此時棺材鋪里也就剩下了幾個熟人,一直留在棺材鋪里的花向月看到剛剛的婚禮儀式后,有些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神情看著我:

  “初九,你師父的婚禮,就……就這么結束了?”

  “我也沒想到這里快,可能師母她不太喜歡熱鬧吧?”我只能用這么個理由解釋。

  花向月則是轉了轉自己的眼珠說道:

  “不對,我感覺這里面肯定有問題!你沒發現嗎?你師母自始至終都沒有說過一句話。”

  “好了,咱先不討論這些,今天是我師父大喜的日子,我請大家去吃火鍋好不好?大家一起紅紅火火!”我大聲喊道。

  在場的人都答應了下來,本來準備去做飯的王凝玉也笑著說道:

  “初九,我們這么多人,那你今天晚上可要大出血了!”

  “出血不重要,重要的是開心,我師父他終于脫單了!”我說道。

  于是在大伙的喧鬧聲中,大家一起走出了棺材鋪,我開始清點人數,除了秦老和老李頭不跟我們年輕人在一起,基本上能來的都來了。

  人數清點完畢,我卻沒有看到蔣超的影子,于是我對站在我身旁的郭文娟問道:

  “郭委員,蔣超他人呢?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