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廚房里,容煙盛了一碗湯,想端上去,保姆見狀,很奇怪地問:“夫人是要送去給容少爺嗎?既然厲先生說他吃完飯才回來的,容少爺自然也是吃過了。”

  容煙覺得有道理,阿城不可能只顧著自己吃不理阿瑾的。

  “那就算了吧。”容煙笑了笑,將雞湯倒回鍋里,阿瑾看上去那么疲憊,應該也沒心情喝這個。

  容瑾疲憊到躺在床上沒到兩分鐘就沉沉睡去,身體得到了一定睡眠后,饑餓感開始擾亂他的睡眠,在腹部的一陣咕咕叫聲中,男人難耐地睜開了眼,餓得胃似乎都抽在了一起。

  他的房間永遠亮著燈,恍如白晝。

  容瑾望著天花板,突然很震驚自己這段時間以來是怎么入睡的,如此刺目的光,怎能入睡得了?

  “咕咕咕……”腹部不停地抗議,肚子里的腸子好像都在耐不住饑餓地動來動去。

  容瑾雙手撐著床緩緩坐起,欲下床,然而兩條腿踩在地板上,剛想站起來,雙腿如同紙糊般折疊下去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  此時,臉色慘白的男人忍不住低咒一聲:“該死的厲龍城。”

  樓下,容煙正在和保姆坐在屋檐下,一邊看著園子里盛開的玫瑰花一邊喝茶,偶爾與保姆閑聊幾句。

  容煙心底其實有個困惑,她覺得保姆……不像是干保姆這一行的,她身上的氣質很優雅從容,從來沒有遇到過她這樣的保姆。

  她所制作的美食也是精致到令人發指的程度,一些國外的產品,她能看明白說明書,相處的這短短的日子里,容煙已經知道她會三門語言了。

  “你以前是在哪里當保姆的?”容煙輕聲問。

  “在厲先生家里。”保姆從容道。

  她跟隨著總統大人來到m國,本該留在城堡,但被少主送來了這里,工作和環境一下子大變樣,保姆其實有點不習慣,好在這位夫人性情不錯,是她喜歡的。

  “你在阿城家里,就只是保姆嗎?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