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“還有,把你別墅大門的密碼告訴我!”冉蜜又道,“明天直接讓他到你別墅里等你回來就好,不能讓人外面等!”

“行行行!”司星燃把他別墅大門密碼說了,“但愿他真有那么牛逼!”

“霍一凡說他也想補習,我不知道對方愿不愿意教他。”冉蜜剛才自然不好讓封七少還教另一個人,“你讓霍一凡到時親自去問問他,總之你們態度一定要端正尊敬!”

“知道了,先不說了,我在染頭發!”

掛電話后,冉蜜眨眨眼睛,真的去染頭發了?

意識到司星燃現在的改變,冉蜜又欣慰了起來,將他別墅那邊的密碼發給封七少了!

當晚吃晚飯的時候,司白姍便開始在餐桌上批-斗她了,“冉蜜,你當著外人的面說我未婚夫自身不干凈,你是不是應該意識到你只是這個家的客人?”

司老夫人聽到司白姍又提起了這個問題,臉色逐漸生氣起來,“姍姍,你還要說是不是?”

“為什么不說!”司白姍咬咬牙,“就算奶奶你認了她,但我也是您孫女吧?我才是這個家的大小姐吧?她一個客人敢在家里不給我面子,她是不是太放肆了?!”

“司白姍小姐。”冉蜜挽了挽唇,“我說那話,我是懷疑李灝哲,因為他若是跟‘雄信催賬公司’有關聯,那可能就是他指使人去綁架司碌珠寶股東的,我只是提出質疑,你為什么這么生氣呢?”

繼續生氣吧,最好狗急跳墻,露出與李灝哲犯罪的馬腳!!

這是冉蜜心里的打算,她就是要故意刺激司白姍!

“因為你是當著封七少在場說那話,我看你是故意想讓我難堪吧?!”司白姍瞪著冉蜜的眼神像要掐死冉蜜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