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體
關燈
   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夏水水想了想,皺眉說:“后天!后天晚上我爸有兩場酒局要應付,他晚上不會回來,到時我支開管家,你們可以從后門來我家里!”

“好!咱們就這么說定了,那姑娘你先回吧。”

我借故出去送夏水水,順道拜托了一件事請他幫忙。

夏水水聽后十分疑惑,不過她還是答應我了,說自己應該能辦的到。

回來后我和查叔繼續享受下午茶,畢竟五十塊錢一杯啊,加上蛋撻奔著兩百去了,不多坐一會兒那不是虧了。

之前查叔提到過一個我陌生的詞匯叫“養家鬼”,我便問他這是什么意思。

他解釋:“就和養小鬼屬于一種路子,但難度大很多,相對應的得到的好處便更多。”

他問我:“你知不知道,為什么很多人都說香港的算命先生和風水師傅厲害,很多內地明星或者富豪都特意跑到香港找人看風水,甚至不惜一擲千金。”

“查叔,我不清楚,這背后難道有什么隱情?”

“當然有,內地有多少風水先生,香港才多少風水先生?多了千倍都不止!難道我們這里就沒有很厲害的人?當然有!之所以那邊兒名聲大,是因為他們敢百無禁忌,敢玩兒養小鬼養家鬼這些邪術。”

“風水師白龍王聽說過沒?”

“聽說過,那不是那李什么首富的專用風水師嗎?”我說。

查戶口嘆道:“哎,我真羨慕人家,隨便開個盤就能進賬幾百萬,而且都搶著送錢,不像我,這十年八年堅持下來也就掙了那幾十萬,剛好買套房給自己養老了。”

“不一樣查叔,白龍王人家服務的圈子不同,人那客戶都是明星加富豪,都是資產過億的人,咱們就是平頭老百姓,不能比較。”

查叔不服氣道:“我查戶口十歲開盤,十二歲歲問卦,我不知道幫多少人避過了大難,單說風水一道,我覺得我的造詣可不比那白龍王差多少。”

“可我就是窮,就是沒錢!因為這就是做一個先生的命!孤寡殘缺貧.....我打入行就占了這個貧字!這輩子避不開!躲不掉!”
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