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面對站在我面前長著三個腦袋韓笑,我下意識的往后退了幾步:

    “韓姐,你這是怎么了??”

    韓笑并沒有說話,依舊在“咯咯咯”的冷笑著,突然她朝著我沖了過來,三個腦袋同時張開血盆大嘴,就在她將要咬到我的時候,我一下子就醒了過來,整個人也從床上坐了起來。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   水印廣告測試

    看到周圍的環境后,這時我才意識到,自己剛剛是做了一個噩夢。

    我搖了搖頭,看了一下時間,已經到了中午,這時門外響起了敲門的聲音: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”

    “誰?”我警惕的看著房門那邊問道。

    “該起床了,12點我們這里就要退房了。”門外傳進來一個阿姨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我答應了一聲,馬上從床上起身,來到洗手間快速洗了把臉,便帶著隨身背包和玄鐵長劍,來到一樓退房。

    房間退掉,我剛從酒店大廳走出來,口袋里的手機卻在這個時候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我拿出來一看,正是郭文娟打過來的:

    “喂,郭委員。”我接通了電話。

    “師兄,你今天要回來嗎?咱師父明天就要結婚了,他剛剛還在念叨你。”郭文娟在電話里跟我說道。

    “我下午就回去,咱師父和秦老都在棺材鋪嗎?”我問道。

    “嗯,他們都在,今天也來了不少人,棺材鋪里可熱鬧了,你趕緊回來啊。”說完郭文娟便掛斷了電話。

    于是我馬上攔下了一輛出租車,讓司機開車把我送回到谷谷縣的秦記棺材鋪。

    因為距離較遠,下午兩點多,我這才回到秦記棺材鋪。

    我剛下車,便看到有兩個熟悉的身影站在棺材鋪的門前,走近一看,這兩個人正是韓雷和韓笑。

    看到這里,我心中一驚!韓笑能來我還能夠理解,韓雷他怎么也敢來?

    我心里正想著呢,韓笑轉過頭看到了我,她連忙沖著我招手喊道:

    “初九,你總算是回來了,大家都在等你呢!”

    聽到韓笑的喊聲后,我看到郭文娟和秦郁倆人也從秦老的棺材鋪里面跑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師兄,你回來了!!”郭文娟沖著我大聲喊道。

    秦郁也笑著走了過來:

    “初九,你這些天你跑哪去了?前兩天我給你打電話手機一直關機。”

    我解釋道:

    “和朋友去了一趟原始森林,那里面沒信號,對了,師父劉文刀和秦老也在棺材鋪嗎?”

    秦郁說道:

    “秦老在房間里休息,你師父劉文刀應該是去買東西了,應該很快就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我點了點頭,走到了韓笑和韓雷倆人身旁,我沖著韓笑點了點頭:【1】 【6】 【6】 【小】 【說】

    “韓姐,你來了。”

    韓笑看著我有些納悶:

    “初九,我怎么感覺你臉色有些不太對?”

    韓雷也在一旁看著我笑瞇瞇的說道:

    “的確,初九,你這臉色太蒼白了,完全沒有血色,一個人在外面,一定要照顧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我聽到韓雷這虛偽的話,以及他臉上那掛著的虛偽笑容,心里面就一陣惡心,但是現在我在沒有弄清楚他這次來的真正目的前,并不打算拆穿他,我倒要看看他葫蘆里究竟賣的是什么藥。

    想到這里,我便也沖著韓雷笑著說道:

    “多謝雷老爺子您關心,我身體好著呢,最少還能活個五六十年。”

    韓雷這個人精自然聽出了我在點他年紀大,于是沖著我點了點頭,一臉壞笑的說道:

    “也對,你年輕,有些好的補品實在是用不到,不像我這個老東西,每天光吃補品就得花不少錢,閑暇的時候呢,還要多看看養生的書籍,實在是年紀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這老王八蛋,他也在點我呢。

    我聽后繼續笑著說道:

    “那些補品就算是再好,別人的東西終究還是別人的。”

    韓雷搖頭:

    “不不不,誰更有能力,就是誰的。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郭文娟和秦郁倆人聽到我和韓雷的對話后,一臉懵逼,就連站在韓雷身旁的韓笑此時也是摸不著頭腦: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們來在這里說些什么呢,我怎么聽不太懂?”

    韓雷沖著韓笑說道:

    “沒什么,走吧,咱們去秦老的棺材鋪里看看,說不準以后我還得照顧照顧秦老這小店的生意呢。”

    聽到韓雷這么說,韓笑有些生氣了:

    “爸,以后我不準你開這種玩笑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以后我不開這種玩笑了,唉……這人老了,說什么都會被人嫌棄。”韓雷說完搖了搖頭,快步走進了棺材鋪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